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玩具大世界欢迎您!

最暴利玩具掏光了多少年轻人的钱包?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10 12:59    浏览量:

“抽到隐藏款的一瞬间,那爽感就像是中了100万一样!一辈子都不会忘记”

娅娅是一个普通的白领上班族,开始玩盲盒已经有将近两年,据她说,自己每个月也就花个千把来块钱买盲盒,总共买了差不多2万元的盲盒,这个金额属于圈内“很理性”的玩家,总共抽到过两次限量隐藏款。

现在,这些盲盒背后的公司泡泡玛特,已经递交招股说明书,即将登录港交所上市,而董事长王宁也曾公开表示,再过五年,泡泡玛特会成为国内“最像迪士尼的一家企业,拥有很多非常有价值的超级IP”。

这个口气真的不小,但为了上市就拉个大公司做对标,也真是有点太随意了。

为啥这么说呢?

作为国内潮玩的代表,泡泡玛特表示自己是中国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。

财报的数据很亮眼,毛利率也连续增长,塑料小人堪比印钞机。

这么赚钱的盲盒,最近三年才流行起来,在那之前,泡泡玛特一直没什么存在感。

泡泡玛特2010年成立,当时在欧美汇商场开了第一家线下店,模仿的是香港潮玩超市LOG-ON的模式,出售新奇、有趣的文创产品、玩具和杂货。

潮流这种东西,一定要有名气有个性有特色才能火起来。泡泡玛特当时只是一个潮玩超市,说白了就是卖货渠道,跟其他的文具店动漫店精品店比起来,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业绩也逐渐出现亏损:

这样下去可不行,必须要做出改变才能救活公司!

转机出现在2016年。

创始人王宁和团队在盘点上一年经营情况的时候发现,一款名叫Sonny Angel 的日本IP玩具,销售额竟然持续快速增长,并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跟泡泡玛特有了互动,甚至在微博上直接@王宁,分享自己玩Sonny Angel的感受。

随后,王宁在微博上问用户,还喜欢收集哪些玩具,许多人说“Molly娃娃”,泡泡玛特火速和molly娃娃的设计师王信明(Kenny Wong)达成合作,成为Molly的大陆地区独家授权经销商及独家授权生产厂商,这就是未来的主打产品。

光靠产品,还不能化腐朽为神奇,泡泡玛特上了新的销售模式,让玩具变成了博彩!

泡泡玛特的盲盒里面,不只是一整套系列的娃娃,还有数量稀少的隐藏款,这就是目标大奖,中一次奖,就是几十倍的收益。几十块钱买来的小盒子拆开就变成两三千的宝贝:

“隐藏款”是什么概念呢?

就是在这些盲盒中,有一些款式是最特别的,商品包装上只印刷了大概率抽中的普通款,有的隐藏款会提前预热,有的款式甚至在开卖之前都不会揭晓。

而抽中隐藏款的概率,非常小。一小盒有12个娃娃,一箱有12盒,据说1大箱才会有一个出现概率极低的隐藏款,如果直接从一箱中选,隐藏款出现的概率只有1/144,有的款出现概率更低,比如的 Molly 西游金色特别款,出现概率仅为1/720。

除了隐藏款,还会出限量款,前年最火爆的,就是泡泡玛特和经典IP胡桃夹子合作推出的系列盲盒,全球限量发售20000套:

就这样,集齐全套+抽特殊款式的双重刺激下,玩家要么不停的抽,要么砸下重金“端盒”,整箱整箱地买。

最初的一段时间,盲盒圈里出现过类似赌场“听骰党”的技术派玩家,依靠晃盒子、捏形状、称克重、辨包装等方式,试图在开盒之前挑选出隐藏款。泡泡玛特很快从贴吧和门店处了解到这些“bug”,在普通款当中添加塑料片来统一克重干扰手感,包装盒也保证了统一。

最终,要抽到隐藏还是得靠购买量堆起来。

现在,玩家圈子已经形成一个生态,不仅仅是买盲盒来抽,下游还有三个产业:

1、个性化改娃服务:

2、娃娃周边用品交易

3、盲盒二手交易

盲盒的圈子在疫情后出现了颓势,其实一些隐患早就出现了。

2019年7月,泡泡玛特玩偶曾被曝甲醛超标:

随后泡泡玛特回应称,所售产品符合国家规定,相关产品已送检。

材料和质量之外,还有款式设计上的更新,一旦遇到缺少灵感的时候,设计师可能会“借鉴”别家的产品,争议就大了:

今年2月8日,泡泡玛特推出的Ayla动物时装系列被指涉嫌抄袭红社动漫玩具有限公司Dollchateau(娃娃城堡)品牌产品。产品图片一对比就石锤了,泡泡玛特马上公告说要全部下架甚至召回。

这一召回,反而成就了所谓“绝版”,有“鬼才玩家”在二手平台上加价销售,翻了将近二十倍:

玩具设计师有时候也会成为隐患,此前Molly和毕奇设计师的一些“不合适”的言论一度给泡泡玛特带来大危机,只不过刚好那个时候另一个IP——FLUFFY HOUSE——的设计师言论实锤,所以泡泡玛特就把这个设计全系列下架,看似壮士断腕,实则是为Molly、毕奇挡刀。

支柱产品太重要,风险也就会变大。

相关新闻推荐

添加微信

Copyright © 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玩具大世界 版权所有